种花村老干部

我至死不渝地爱着我生长的国家

T:你家oc对四个学院的印象【自带学院】

典型鹰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狮:格兰芬多的勇敢往往不只局限于战斗中,他们是深渊最明艳的光明

蛇:这是一群精明的人,不是所谓的黑巫师,我敢肯定,斯莱特林的精明会带领我们辉煌

獾:友好和忠诚的代名词,赫奇帕奇有我最为欣赏的品质,这是多么美好的人们啊

鹰:翱翔于天际的鹰永远不会迷惘,拉文克劳是真正的智者,是迷雾中摸索前进的引路人

我流十三太保

刻板印象  有

cp 有

没问题就 go→


南京

没什么威严的大哥,176,暗红色丹凤眼,平时主男体,梳低马尾,正装狂魔

每年有那么几天会失踪,但没有兄弟姐妹会去找他


苏州

看南京不顺眼,各方面都很强,新概念六边形战士,173,为了压南京一头梳高马尾

墨绿色瞳孔,原因是苏州园林(是xp就直说什么破理由×)


无锡

超级喜欢小笼包,家里的cp头头,活泼开朗(即话痨社牛)

173,经常女体穿旗袍去吓唬隔壁的,经典短发加纯色卫衣


常州

头顶小恐龙头饰,170,主女体,原因是漂亮(其实是无锡喜欢拉祂穿旗袍)

很可爱的城市啦,从长相到性格都像是傻白甜女主(别被骗了,祂鬼精鬼精的)


扬州

微卷长发,170,从来没有女体过(某泰同志透露此人女体像极了高中某拽姐)

常备长衫和中山装,有一个很让人省心的妹妹)


南通

人民教师人设,短发加衬衫,一副作为摆设的金丝眼镜,17

每次出卷都会锁门锁窗雇保安,不要问原因

常年作为电灯泡,有他绝不担心停电


泰州

存在感贼低的孩子,164,全家最矮

长发美女,头发比身高还高)马尾盘发披发轮流换(反正自己闲)

找各种理由住扬州那里,天天迫害南通


镇江

存在感同样很低,169,为了这一厘米穿了不少增高鞋,男女体随意切换

很帅的狼尾发型,是个眯眯眼,饭桌上必有醋,可能是因为家里开醋厂)


淮安

温文儒雅小书生,名字很好听)172

一柜子汉服和马面,长发随便盘,同样男女随意切换,女体通常是陪姐妹逛街时用

老是笑眯眯看家里人互掐,自己不常参与


宿迁

常年女体,超过连云港时就男体登门炫耀,169,喜欢摆烂

洁癖,声音很细,同志们都尽量不把祂家弄脏,免得祂又叫起来


连云港

把花果山印衣服角落的孩子,170,和宿迁天天争,南京称其菜鸡互啄(喂喂喂,人家好歹进百强了好吗!)

方框黑边眼镜,不戴会瞎


徐州

黑切白,表面像极了黑社会老大,其实很温柔的啦~

174,穿竖条纹衬衫,为了显得更高一点(泰某:有事吗你)


盐城

被误以为是卖盐的,为报复在饭里加整整一包盐的狠人,174

跟着无锡磕cp,为宁苏产了一屋子文和图,只不过不幸被发现了,却仍然坚持



本人泰州娃,比较磕宁苏和扬泰,迫害南通只是因为祂卷子难(恶狠狠)

all泰也磕啦,所以不建议订阅估计也没人看

死鸽子一只,只有周末更新,常年消失,日常诈尸

欢迎点梗及ask  没人就忒尴尬了

T:【题外话】oc区是没有甜党了是吗

让千帆宝贝抗起弟弟妹妹的刀子吧!

【某帆:我tm谢谢您】

“我最终没能披上他口中的婚服”


来来来!官配撒糖了啊!

@纸上觉浅 @爱上兔子的隐鼠 我才发现没给博才画人设…赶紧补

带我回家

你总算来了

brother mine


看看啊,这紧张兮兮的样子,仿佛面前的人是一个恶魔,一个令人生畏的鬼影,你大概是忘了,她是你的亲生妹妹


多么讽刺啊,我每天趴在摄像头前,对着电脑后面那可怜的先生或女士低声询问

“他来了吗”

从来没有人回答我


我一遍又一遍故意把头发扎好,然后扯乱,等着妈咪来重新梳好,然后看着夏洛克和你争论我的发型

可是回答我的是什么?录音器滋滋的低响和刺耳的喘息声

没有人来看我


头发已经太长了,没有人再把我抱起来,笑嘻嘻地摸我的头发,然后用夸张的语气大喊一声“你这个脏姑娘,为什么不去理发呢”

它太长了…你该来了,这个脏姑娘该理发了


那个小护士总是紧张兮兮得把午餐递给我,我把奶油一圈一圈抹在玻璃上——总会有人来清理的,至于用什么方法并不重要

我希望你和以前一样,敲一下我的肩膀,然后把我盘子里的蛋糕取走

这次我绝对不会找妈咪告状了,来吧,来看看我,看看你可怜的小妹妹


如今你来了,我承认我很开心,一年仅仅一次,时间很短,但我并不贪心

我满心期待地趴在玻璃上,瞪着那双“和妈咪一模一样”的眼睛,我希望你用“我亲爱的欧若”开启这段对话,那是一种美妙的奢望

可惜你没有,你把电脑竖在我面前,示意我解答这个看似毫无逻辑的问题

就是这样吗,一年未见,就是这样?

我绝望地敲打着玻璃,用指甲抠住面前透明的屏障,划出在我看来算是美好的声音

哦,我的好哥哥,你应该能看到那双失焦的眼睛了,我看见你眼里惊慌了

我把嘴咧成一个弧度,忍着哭腔小声道“纽约”

得到了答案,你立即转过了身,是,谁会想和一个疯子共处一室呢,尽管他们管我叫天才

某跟神经促使我尖叫起来,你只是为了让我替大英帝国解决问题是吗!

你回头,我没有继续哭,只有极喜与极悲之间的冷静让我重新开始微笑“夏洛克怎么样了”

“也许把你忘了,他修改了自己的记忆”


你走了,我躺在冰凉的地面上,夏洛克把我忘了,而你只把我当做一个囚犯,爸妈以为我死了,这算什么,我也是一个福尔摩斯不是吗,我也是你们的亲人不是吗

我尖叫,大笑,哭得歇斯底里,手臂被自己硬生生划破,仍带着体温的鲜血顺着指尖在地上流着,墙面和地面,无不溅上我的痕迹

你们说,小女孩应该爱惜自己,可是这有什么意义?


还记得吗,我曾经用刀划自己,为了明白疼是什么感觉,现在我明白了

我明白了,我可以出去了吗?


带我回家,迈克罗夫特

亲爱的夏利

      福尔摩斯的孤独是与生俱来的,你在深海,我在高空,只有麦考夫站在地面——不过这有什么关系,海鸟对鱼的情感也可以是一段佳话,尽管我知道你向来对感情不屑

      谁会把一个小女孩的话放在心上呢?就当我又在胡言乱语,不过,我亲爱的哥哥,你有没有想过,也许金鱼们是对的,情感并不一无是处,与理性相悖

      我喜欢想方设法给你找案子,跑遍半个伦敦陪你抓一个抢劫犯,悄悄帮你解决掉不喜欢的牛奶,甚至是故意睡地板上等你来拉

      这可不是妹妹对哥哥的依赖,我不需要依赖任何人

      相信我夏利,如果我只是喜欢自己的哥哥,就不会在你拉错音节的时候纠正你了

      就像我说的,我很孤单,生来如此,“欧洛丝”代表东风,这意味着不可控,但是你可以,你改变了我,夏洛克,我永远没办法控制你

      你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,不论是对所有人来说,还是单单于我而言

      怎么说呢,你可能就独特在让我束手无策,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不用惊讶,福尔摩斯们看得透一切,但他们总是不理解人的感情,这是智慧的诅咒

     我无法表达我的想法,但是我爱你,真的





大概是一个欧洛丝没有被关到谢林福特的世界,她如愿地陪伴夏洛克成长,成为一个正常一些的小姑娘

道歉

看看都这里有些什么东西啊,掉了一地的碎片,还在流的白色液体——目测是牛奶,哦,还有一个不知所措的卷毛小子和他正在生闷气的妹妹

而夏洛克,他第一时间……找到了妈咪来处理残局

怎么说呢?他不应该先安慰一下欧洛丝吗!要知道如果他没有把妹妹的杯子打碎,惹火她就不会这么盯着自己了!

“上帝啊,你们做了什么?我希望没有人被烫伤或者被割伤”福尔摩斯夫人摆出了她经典的碎碎念,尽管家里的三个孩子没有一个能听得进去

夏洛克刚打算解释自己只是失手,就被欧洛丝尖细的声音打断了:“我们没有事妈咪”说着还不忘瞄一眼夏洛克,“如果某人没有把我的杯子打碎会更好”,说完就头也不回地上了楼,留下一声重重的关门声

夏洛克转头问妈咪:“欧若生气了?”

“谁知道呢,小女孩的心思总是很难猜,你为什么不用那套演绎法推理一下?”

我怎么可能演绎出那家伙的心情啊……

“麦奇,我觉得我把欧若惹生气了”

“自己去哄,她是你妹妹”

“也是你的!”

“我没有替你解决问题的义务,弟弟”

于是,小侦探决定,靠自己!

好的…敲门…她应该能听见了,“嗨欧若…”

“走开夏洛克!”

好吧,失败了

悄悄塞一张纸条……

被画了一只猪鼻子退回来

失败*2

假装不经意在欧洛丝面前读道歉的段落……

“我知道你对文学作品不感兴趣”

失败*3

连续很久趴在桌上卖萌撒娇

“别摆出这种表情”

失败*4

夏洛克不知道怎么把妹妹哄好,毕竟她也是个福尔摩斯,还是一个赶超牛顿的划时代天才,年幼的夏洛克总是把这一点放到所有事情上,他认为天才的一切都是与众不同的

他握着妈咪帮他买的杯子,在奶白色的塑料壳上用黑色记号笔画了一个戴着海盗帽子,一头卷发的小男孩,悄悄放到欧洛丝的门前

其实欧洛丝看到杯子被打破并不是很生气,只不过很久没有和夏利一起玩游戏了,何不借此捉弄他一下呢?于是她在妈咪赶到的时候假装委屈地喊了一声“如果某人没有把我的杯子打碎会更好”然后赶紧回到房间

夏洛克那个傻小子一遍又一遍尝试着道歉,她都快笑死了,但还是义正辞严地用各种话拒绝了他

直到她看见那个潦草的儿童画,才觉得差不多了,再玩下去,可怜的夏利就要精神衰弱了,那可不好玩

所以小姑娘用了一只一样的记号笔,在小男孩右边补上来另一个小人,一个扎着双马尾,举着飞机玩具的小女孩

而麦考夫对两个小朋友的举动感到不屑,“夏洛克这么蠢就够了,为什么欧洛丝的智商也被拉低了?”

七夕特供

作为一个优秀的社会主义接班人,我总是拥有一大堆毛绒玩具,具体有多少呢,从卧室到厨房处处都存在着他们的身影

但是觉浅她不乐意啊,于是毅然离家出走…五分钟后抱着一只兔子玩偶返回

我看着她这离谱的操作简直无语,默默赶走了来串门的红芷

“浅砸,今天怎么想开了?”

“您可是和布娃娃谈恋爱的人,小的哪敢有意见啊”

听了这欠揍的话,我淡定地没收了她的《资本论》——尽管我知道她还有其他版本

  

  

“既白!晚上吃什么!!”

又是经典问题——吃什么

这孩子知不知道我真的不想做饭啊……但是又不能让她做

会死人的

“吃面”

“又是面?!”

“前天阳春面,昨天炒面,今天油泼面,你说说看我哪里委屈你了?”

“……您忙您忙”



众所周知,觉浅是一个合格的精苏比我合格多了,所以我每次去图书馆都会被一股强烈的社会主义气息包围

不得不说,安全感满满

别人家对象天天亲亲抱抱举高高,我家的可以让我为社会主义奉献终身,日常科普历史知识,还能普及唯物主义

嗯,好同志



偏偏她特别喜欢把我当小孩儿养,不就是比她小两岁矮一点点吗?至于吗?

这么说吧,我给她摊了锅烧饼就安心趴沙发上看电影了,刚开始感叹中俄小情侣远离白桦林,就被她一下捂住眼睛

“小孩子不要看”

“不要看什么啊!这是抗日电影好不好!”

“也是爱情电影”

……我算是无语了

最后回放一下才知道,是男女主搁那白桦林里跳舞,公主抱什么什么

我还能说什么?

Q:你听过最霸气的一句话是什么?

山挡不住去路,水挡不住归途,你要规矩全无,天地自会为你让步


应该是出自《人民日报》某篇文章

永川,我来啦

于是,我背着弟弟给的一大包有的没的,逃离了对觉浅不大友好的房子


“呜呜呜…既白…你家人好可怕”一上车,这孩儿就抱着我一顿哭啊,看得我都心疼

还能怎么办?哄啊

“没事没事,等他们接受就啥事没有了,我们马上去永川不就好了?”

“好!”


那年,我跟痛并快乐的觉浅来到了永川,别问什么叫痛并快乐,问就是我靠她肩上睡了好久


“我家全是当兵的,5个堂兄堂姐,就是……”

“怎么了?挺好的呀,我家一半当兵,一半教师”

“不是这个问题…就,你可能听不懂泸州话”

“放心放心,我可是在散装江苏长大的!”


好的,我后悔了

这真的听不懂啊!!!


某个漂亮姐姐很高兴地拉着我,结果那一开口,好家伙,我真的是…

我赶紧拽了下觉浅疯狂求助,哪怕当个翻译啊!


“堂姐…既白江苏人,听不懂”

一个声音传过来 大概是她堂哥?我一个激灵:万一觉浅家也是那种超级妹控……

“哪能让人姑娘嫁那么远?”

……

好的,没问题了


觉浅那是一脸的尴尬,我也再度体会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

md太远了!家里人不让!!


另一位同志倒是实在得多:“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嫁,不是娶?”

说着还拍了拍我:“放心,我们家很开明的”


这下,觉浅不乐意了“想什么呢!我肯定是1啊!”

“但你矮啊”

“既白比我更……啊疼疼疼疼!”


我脸不红心不跳地掐了她一把,比我高了不起嘛!


堂姐摇了摇头:“你们真是的,干脆让浅子嫁江苏去吧”说着说着不忘揉了揉她的头发“对人家好点,被退货就尴尬了”

“我对她还不够好啊!”